写同人不留名

海角逢春,天涯为客。

【放飞自我/填词】本王名叫黑心虎

#原曲-what makes u beautiful
灵感来源-在下名叫蓝忘机/老子名叫魏无羡
#十分想匿名我是谁我在哪这不是我写的
#cp涉及广泛,不喜误入
#黑心白l黑心麟l黑虹l黑蓝l虹蓝l跳逗

在袁家界 黑虎崖上
有个魔头 天天修炼但是惨败
五十年后 他回来了
火烧西海 嚷着要喝麒麟之血
烧杀抢掠 他肯定都干过
动不动还爱乱踢人
心狠手辣 脾气暴躁 嗜血成性
身后跟着 千八百个 黑衣小兵
快过来 悄悄告诉你他的名字
凑近点 oh ooh
他就是那黑心虎
衣品十分烂 下场有点惨
老不正经还挺宅 爱挖坑养鳄鱼
走到哪里一回头哪里成废墟
七剑传人oh ooh
别废话了快合璧
湘西和平需要你

“黑虎掏心!”

尔等何人 休要胡言
孤王这有 各种死法等你体验
面前武林 乌烟瘴气
七个娃娃 怎但得 如此大压力
长虹冰魄 加起来才几年
抓紧时间去早恋
就我一个 许多年前 单刷七剑
就我一个 出门转转 江湖大乱
厉害吧 那快点加入我们阵营
赶紧的 oh ooh
神仙丸等你来领
做贤夫良父 坚持锻炼身体
黑虎崖金牌影帝 你才老不正经
武功无人能敌从来不用兵器
告诉你 oh ooh
七剑合璧算个屁
混账快去抓麒麟

忘了哪棵老树下正睡着白梨
不知还能听虎儿再唤声父亲
原创女主和蓝兔 我看都还行
小虎你千万别 扛回虹猫当儿媳
试问有谁 风雨如晦 等着雷劈
试问有谁 四个手下 一半叛离
管你丧子或断袖 全都不可惜
既与我为敌 别解释这就是命

套上黑衣 一起抓麒麟
那天回首红衣烈烈常在心底
喂内个谁靠在那边 如此无礼
快跪下 oh oh
本王名叫黑心虎
魔教教主黑心虎
励志做江湖霸主


【知乎体】论饭上天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各种发不出去最后发了长图片,感觉很牵强,不好意思我下次注意。

【虹七】一则关于六侠要给蓝兔一个惊喜变惊吓的全过程

侧着犯夏乏的长凝:

•这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
•故事情节出乎你意料,你根本想不到会发生什么
•这个故事里,少侠被整了,宫主被整了,护法被整了,只有居士在秀恩爱
•其实这个传文出现这样的场景都是我的锅....
——————————————
1234567的传文小游戏
顺序:菜菜 → 大大→开心→蛋子→九渊→长凝→男神→水柳。



1 菜菜 梗:绑架 @就是要显眼


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没有亮。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总觉得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推开门,今日竟然下了雨,雨声更使她没来由地慌乱,她回屋取了伞,飞快地朝那里跑去。停在了紧闭的房门前,她这才稍微地放下心来,他应该还在睡吧,又有些讶异,为什么自己不安的时候,第一个想到就是跑到他这里呢。
蓝兔收了伞,站在他门前的屋檐下,静静地望着下得越来越大的雨,方才的不安已经消去了一大半。离天亮似乎还有些时候,她也不想走,他前些日子来找她的路上,救了个落水的小儿,来这里竟发起了烧,她又忍不住笑了笑,平日里英气风发的白衣少侠,生了小病烧红了脸的样子却也像极了孩子,事事喊着要她照顾,倒像是故意的。
站了好一会,她忍不住想进去看看他,却又担心将他吵醒了,他们这些年走来,睡觉时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便会惊醒,如今也过起尚且平安无忧的日子,她希望他不用再如从前那样觉也睡不好。想到这,蓝兔开了伞,还是回去好了,突然听见往后的小院里似乎有些声响,她急忙喊了一声,“是谁!”这个时候整个玉蟾宫几乎都还在沉睡中,平日里除了她和侍女也没有人会来,况且还下着这样大的雨,她急忙舍了伞,拔了剑往后飞去。
没有人。她心中一惊,只见虹猫房中的窗子大开,雨水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里面,也顾不上什么,担心地跳窗而入,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屋中没有人。被子胡乱地翻开着,长虹剑还挂在床头,她取下长虹,他的病还未愈,一定不是自己出去的,他怎么会连长虹剑也不带,外面还是这样大的雨,岂不是雪上加霜。她紧紧握着长虹,不断地提醒自己冷静,抬眼见桌上用茶杯压着一张字条,上面是歪歪扭扭的字迹:欲救虹猫,十里画廊。
十里画廊?有人劫持了他,但是为何要将他带往十里画廊?那里是达达的家,他们七剑也是再熟悉不过了,且虹猫的武功盖世,能劫持他的人会是谁?无数的疑问涌上心头,她拿起茶杯,里面的茶水还在发烫,冒着腾腾的热气。
“你这办法能行吗?”白衣少年伏在蓝衫汉子的背上,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这倾盆大雨淋得他头都发昏。
“哎呀我的虹猫大少侠,大家的办法你还不相信吗?相信我,肯定行,这苦肉计你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哈哈哈!”蓝衫汉子哈哈大笑起来,“我和莎莉都要成亲了,你这下手也真是太慢了吧!”说着脚下一滑,摔了个嘴啃泥,背上的少年也摔了出去,雨水泥水糊在衣服上,他忍不住伸出手,抬头望着天,“唉——”


2 帅帅  梗:易容(男扮女装) @青旗沽酒


当两人赶到十里画廊时,一身泥泞,满身狼狈,当真是好生凄惨。
众人连忙七手八脚的把早已陷入昏迷的少侠整顿好,这才回过神来数落罪魁祸首。“大奔!你这是猪脑子吗?都不知道租辆马车,虹猫少侠本来就生病了,这下可好了,非得把脑子烧坏不可。”
“嘿嘿嘿,莎丽,我这不是心急吗?再说有神医在,虹猫不会有事的”,说罢大奔心虚地抓了抓脑袋。
“你还学会顶嘴了!”
“好啦,好啦,莎丽不要再怪大奔了,他这也是着急。”达达忙在一旁打圆场道,“我们快去准备吧,蓝兔很快就要过来了,接下来就看跳跳你的了。”
“我办事,你们就放心吧。”说罢,就见跳跳一步三蹦地出了门。
那厢蓝兔放下茶杯,正想拿着冰魄冲出门去,却蓦然看见桌上还有另外一个茶杯,脚尖一转,又在另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杯身温热,却已无茶,看来来的是熟人”,眼珠子一转,耳朵一摆,又喃喃道,“大奔,莎丽…十里画廊,达达…这三人不应该,那就肯定少不了跳跳,逗逗,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呢?”当指尖在桌上扣到第三下,蓝兔扬声道:“来人,给我备马。”
当蓝兔下马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那熟悉的人一身刺眼喜服,站在大堂中间,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段玲珑的女子,那背影看着好生熟悉。莎丽,大奔,达达,达夫人分列两边,逗逗却站在大堂右上角。


3 开心  梗:失忆 @我们要开心♥


蓝兔从马背上翻身下来后,将马拴在了庭前一碗口粗的柳树上,带着无奈的神情走近她的这群剑友。
此时临近黄昏,夕阳的余晖洒在了她的面庞,静谧,美好。
她望着立在正中央,一袭苏绣红色锦袍的他,竟不自觉的有些紧张了起来。
——看惯了他穿白衣时的淡然如风,而今倒是头次见他一身喜服的丰神如玉。
立在大堂右上角的逗逗,见蓝兔到了,赶紧对着莎丽大奔等人挤了挤眉眼,随即清了清嗓子,状似正经道:“蓝兔你可算来了,不过迟了半刻钟哦,差点误了吉时,等新人拜完堂,我们几个可罚你几杯。”
蓝兔倒也不急着拆穿,顺了句,“好啊,不过神医呀,新人拜堂,吉时在戌时,现在刚黄昏,我好像没延误哦”。
逗逗打着哈哈,挠了挠头“啊,我也是头一次当司仪,记错了,嘿嘿嘿。”
红盖头下的‘女子’不和谐的翻了个白眼...
大奔见状在背后戳了莎丽一下,莎丽会意,几步走到了蓝兔身边,挽住了她的胳膊。
“好久不见你了,蓝兔,今天虹猫成亲,我们姐妹俩可要好好叙一叙。”
达达搂着自家夫人,温润的嗓音分外好听,他也附和着,“是啊,莎丽盼你盼的都食不知味呢,其他几个,也是一直在算...额,记挂着你呢...”
蓝兔轻轻抱了一下莎丽,对着大奔眨了一下眼睛。
“那大奔,我就向你,借莎丽几天咯”。
寒暄后,蓝兔回过身来,向着虹猫走去。
他还是从前那个样子,长身玉立,郎眉星目。
不过,咦?他的面上为什么有不正常的坨红,身子虽站的笔直,可还是看出有些颤动,
蓝兔见状不由得加快脚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微凉的掌心覆上了他的额头。
——正在这时,一旁的新娘却忽然出手打断了她的动作。而后,一阵尖细的声音传了过来。
“虹猫少侠即将是妾身的夫君,蓝宫主请自重。”
蓝兔一听,心里一急,脱口而出。
“跳跳别闹!”
呐,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想看着他穿红衣,可不能拿他的身子开玩笑呢。
蓝兔又一次伸出手来,可是这一次,那个身子颤动,有些神志不清的新郎官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而他说出的话更是差点让蓝兔吐血。
“姑娘,你是谁?”


4  蛋子   梗:失踪 @Hy鹌鹑蛋子_


“你...”蓝兔顿了顿,看向旁边的莎莉,得到她的点头肯定后,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仿佛所有的理智与冷静瞬间被抽离出她的身体,只留下具不知所措又强迫自己安定下来的躯壳,这可不像当年智对魔教的玉蟾宫宫主。虹猫怎么会失忆,她脑中乱成一团,理不出半点思绪,僵硬地抽出手,牵强笑笑:“虹猫..少侠,多有得罪,是我失态了。”
气氛突然从老友相逢的热闹场面骤降到零点,逗逗忙敷衍几句将蓝兔推给莎莉和达夫人说什么蓝兔你一路奔波赶紧去后面梳洗梳洗,啥你不需要?那就去给她们帮忙!还有些时间,大家都先去忙自己的事吧,新郎官看着不太好让他去歇歇。另外路过新娘时还不忘在‘她’腰上狠狠掐了一下。
这莎莉和达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曾经右手残废苦练左手剑法,另一个过去十月怀胎被恶人囚禁,却仍然不肯屈服,在她们的苦心劝说下:最后,蓝兔揽到了个坐在门口板凳上喝茶收份子钱的活儿。如今一捧清茶在手,起伏的心情也平静下来,仔细回忆一遍自己进门后的种种,眼珠一转,这群人想做什么她大概也清楚了。
闹归闹,不过,他真的没事吗。
“说吧莎莉,虹猫他到底怎么了。”天色还早,现在坐在门口只能是吹吹风半点油水摸不到,夕阳余晖下蓝兔较好的容颜正笑盈盈地打量着坐在一边神情略显不自在的莎莉。
“蓝兔你别着急,神医说他就是,恩,这里出了点问题没有大碍的”莎莉被蓝兔盯得自觉心虚,赶紧指着脑袋回答。
哦,原来是那里的问题啊。
“所以,神医觉得让跳跳穿着女装和虹猫拜堂便能治好这失忆?”
“不是...因为..”
“难道,七剑之首心属青光剑主已久?我记得上次去六奇阁的时候只有跳跳一个人出来迎接,后来逗逗大夏天裹得严严实实在屋里站着,是不是因为这个?莎莉你今日是怎么了,不是偷喝大奔的酒了吧。”蓝兔撂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在那紫裙的客栈老板娘脑瓜上轻弹一下。
“是虹...不是!...蓝兔你别走啊!”
今天的事真真假假着实太乱,一袭婚袍的失忆新郎官带着成了新娘的跳跳,还有试图掩盖什么的其余几剑,唯独自己一人被蒙在鼓里,蓝衣女子这样想着从门口快步返回拜堂的厅室,她只想要一个答案,关于他的答案。
此时,正厅前四个人大眼瞪小眼,看起来很是着急。
“后院没有!”青衣居士说道。
“洞房没有!”声音来自嫁衣如火的跳美人。
“厨房没有!”婚礼司仪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茅厕没有!”洪亮粗嗓肯定是大奔了。
跳跳见远处有人走来,定睛一看是蓝兔,连忙喊道
“蓝兔,虹猫不见了!”


5 九渊   梗:醉酒 @一米九的渊


闻言,蓝兔呼吸一滞,可只维持了微不可察的一瞬便调整回来。接着,只见她脚下步子放缓许多,待走到跳跳等人面前,已经恢复了平常的冷静。
今日虹猫与其余五剑的种种行为,使她四处摸不着首尾,仿佛身陷局中无处可解,惹得内心颇不安稳。如今虹猫失踪,她却释怀了。
并非是什么问题的源头消失,混乱便暂时消除了这样的缘由。身为七剑第二,蓝兔看待事情自然不会想得如此短浅。只是七侠向来重情重义,不会无故对同伴做出有害之事,今日他们这般张罗,也许…是已有了什么定数罢。
虹猫失踪,跳跳等人慌张寻找,便是提醒了蓝兔。
于是她很快冷静下来,将刚才满脑子的问题先置于一旁,当务之急是指挥大家找回虹猫。
“蓝兔,刚才我还看见虹猫就在院子里的,转眼就不见了!”跳跳抓了抓脑袋,向蓝兔汇报。
“我我看到虹猫从厨房出来,往厅堂走去……”逗逗最是着急,得知消息后四处寻找,此时说话还喘着气。
“大家不要慌张,我们分头去找。”一一听完大家的报告仍没有确切消息,蓝兔只好这样决定。
“跳跳逗逗你们去这边找,达达和大奔去这边,”蓝兔指了指前后两个方向对四人说道,又转向追来的莎丽,“莎丽去那边找虹猫,我去另一边,找到了就带虹猫回来。”
“蓝兔你放心!我们一定很快就找到虹猫把他带回来!咦我的酒葫芦呢?……哎你们等等我啊!”大奔拍了拍胸口保证,却突然注意到身上没有日常挂着的酒葫芦,待一番寻找再抬头时众人只留下了背影,便急忙追了上去。
……
夕阳如火如荼燃烧着天空,分明是一片火红却不落下一丝暖意,更教冷风吹得地上的人直发抖。
虹猫以手为枕躺在草地上便是如此,眼前的烈火与周遭呼啸的寒意令他有些恍惚。天地间仿佛是一片混沌,他伸手,试图从中抓住点儿什么,却只能把水搅得更混,徒增烦恼罢了。
就这样,他看着夕阳烧到天边都发了黑,只留下一小片光,照出深蓝色的天空。看到最后连那一点光都被吞噬,换上了另一副属于夜的景色。
终于枕着的手麻了,虹猫坐起身来,视线被放在一旁的长虹剑吸引,准确的说,是剑柄上挂着的那个酒葫芦。他记得那是大奔的葫芦,兴许是两人打招呼擦肩而过时挂上去的。一路上他心不在焉,竟到了现在才注意到。
虹猫向来是不沾酒的,可此时没来由的心闷驱使他拿起了酒葫芦,仰头便灌。待酒空扔下葫芦,执起长虹剑挥舞,一副江湖剑客的风范。
他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舞的是什么剑法,调动内力挥剑的同时也在压制酒劲,容不得他想那么多。
等到察觉不对,是在第三次收剑时,他竟觉得在挥剑而出后的那个瞬间,长虹剑太轻了。
只在一瞬,长虹剑少了那一点该出现的重量。
虹猫重重的倒在地上。他痴痴地望着天,在他舞剑时星辰已经撕裂夜空钻了出来,此时尽数落进了他的眼眶之中。
可他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不止是长虹剑尖那一瞬的重量,还有剑法,还有缺失的记忆里的很多很多。
深蓝色的天空突然给了他一种感觉。
不是这个颜色。
这个突然闯入脑海没有来由的想法令虹猫一怔,随即便起身,顺着它去细细回想。期盼能够从混乱的记忆中找出那即使忘记,也能够始终牵动着他心弦的一抹笑容。
然后他想起了蓝兔。
蓝兔找到虹猫时他正躺在草地上,望着星空发愣,她只是远远站着。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蓝兔想起了此行目的。她正欲开口喊虹猫,只见他拿着长虹剑突然站了起来。
剑锋划破寒风,嗖嗖声夹杂着呜咽声。她忘记了其他人还在寻找虹猫,忘记了要带虹猫回去,更忘记了今日所有令人沉闷烦心的事。
此时此刻,蓝兔眼里心里,只有一位在月光下舞剑的盖世英雄。
她拔出了冰魄剑。
在想起了蓝兔后,虹猫又一次拿起了长虹剑,仍然是双剑合璧的剑法。他没有想到,蓝兔会出现,在他又一次挥剑而出时,她踏着轻盈的步子,点在了长虹剑尖上。
双剑相接,两人收剑。蓝兔背对夜空站在他面前。
虹猫组织着语言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眼前此情此景,令人窒息。
整片星空都在为她闪动。
酒劲失去了内力的压制很快便再次在体内翻滚,虹猫眼前逐渐模糊,直到一切归于黑暗。


6长凝  梗:曲终人散 @侧着犯夏乏的长凝


  蓝兔看着昏过去的虹猫有些慌乱,不过也在瞬息内平复了心情。虽然今日的其他六剑各处都显示着怪异,但她始终还是选择相信了他们。
  不管怎样那都是她的兄弟。
  蓝兔把长虹剑插回剑鞘,自己背了起来。伸手拉起虹猫,让他尽量地靠在自己身上。
  回去的路似乎十分漫长。蓝兔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却迟迟没有回到原处。蓝兔的酒量不行,几把属于两杯倒那种,身旁虹猫的酒气还未散,熏得蓝兔似乎也有些醉意了。
  星辰月亮为她指路着,周围十分安静。蝈蝈的声音伴随着这一路,快要到的时候,跳跳发现了他们两个。
  “蓝兔!虹猫!”跳跳的声音引起了蓝兔的注意,同时会知了他旁边的逗逗,让他去通知已经找到虹猫了。蓝兔加快步子迎了上去,而跳跳也顺势接过了虹猫,把虹猫背了起来。
  虹猫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逗逗给虹猫把过脉,只道无碍有些累了罢了。但这些话语并没有让蓝兔放下心来,因为虹猫快昏迷一天了。
  戌时左右,虹猫醒了过来。但这时,虹猫发现他发不出声了。蓝兔慌忙地把逗逗喊了过来,其余人也担忧地看着虹猫和逗逗,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压抑,有些把人压得不能喘气了。
  逗逗舒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没事,可能是昨日虹猫他喝了大奔的酒,酒精刺激造成短时间失声,喝多点水两三天就恢复了。”众人心终于放了下来,大奔急急忙忙地打了一桶水过来,放在屋子里。“虹猫你要是想喝就直接喝,不用出去了。”“大奔,你这水还没有烧过,直接喝会让失声更严重的!”逗逗在旁边气急败坏地跳起来拍了下大奔的脑袋,对于他这个举动神医也只能叹息了。大奔拍了下自己脑洞,有些不好意思,“唉,神医你不早说,俺这就去烧水!”看着大奔慌乱的样子,每个人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虹猫站了起来,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应是想要出去走动走动。蓝兔迎上去扶住虹猫,扶住他的手打算和他一起出去。虹猫却无奈地笑笑,握住蓝兔的手告诉她自己可以后又继续走出门。其他五剑你看我我看你,最终没能放下心,跟着虹猫一起出去了。毕竟现在也是晚上,走丢了也不好。
  他们在外面不远处的亭子里坐了下来,虽然虹猫失了声但也不妨碍其他几人开玩笑。今日蓝兔一直守在虹猫身边这件事情也是被他们调侃了一会儿。大奔这个时候也烧好了水,带着一些吃的过来了。众人说着说着就开始聊以前的事情,欢声笑语的,一片安稳祥和的景象。
  一颗流星划过天空,留下闪耀的足迹,转瞬间消失。坐在亭子里面的七剑也只有跳跳看见。跳跳笑着看向天空,开口道:“刚才出现了一颗流星,只可惜就我一个人看到了。”众人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朝跳跳所看的方向望了过去。
  蓦然间,一颗巨大的流星划破了夜空,像是谁用一把硕大的刷子在天空正中狠狠地刷了一把,擦出了无比奇异的光芒。这道光芒并不像其他流星划过的痕迹那样瞬间即逝,而是在天空停留了好一会,才一点点地融化到夜空里,极不情愿地退出了天空的舞台。
  随着这颗流星的出现,一颗颗流星也出现在了天空,这是一场盛大的流星雨。
  逗逗是这群人里面最小的,思想自然也是比其他人还要不成熟一些,他惊喊了一声,就拉着众人说一起许愿。众人被他说得没办法,也只能装装样子许愿了。
  流星雨过后,时间也差不多是亥时尾分了。众人也有些睡意,他们居住的地方本来就不怎么相近,这一次聚起来也只不过约好的每月见一次。
  晚风吹起,虹猫别有兴致地拿出了那个蓝兔送他的笛子,吹了起来。喉咙中的异样让虹猫觉得有些难受,但他的兴致却越来越高了。达达也拿出了他那随身带着的琴,配合着虹猫弹奏了起来。
  虽然蓝兔内心对昨天有着不少疑问,但还是没有说出来,避免扫了兴致。况且她相信他们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那是一种谁也无可代替的信任。
  曲子终是有唱完的时候的,一首曲子落后都各自回房休息。毕竟大多数人明天都要赶路回到自己的家里。而蓝兔不放心地送虹猫回去休息,自己回房后却有些恍惚。或许是照顾虹猫照顾累了,蓝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蓝兔是最迟醒过来的,她醒来已经是辰时过半了,除虹猫外的五剑也已经是回去了,虹猫送来了早餐后看见蓝兔并没有收拾行李,有些疑惑。
  蓝兔却不在意地笑笑,道:“虹猫你的伤还没有恢复,我留下了照顾你几天。”玉蟾宫虽然大,但是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后已经人数锐减,要管理的事物也不多了。
  蓝兔终究是女子,她终究是易伤感的,每次聚的时候都会吹奏笛子,吹完后就散。这种曲终人散的感觉,蓝兔并不是很喜欢。
  处于担心,也出于一些私心。蓝兔留下来多了几天。


7男神    梗:花 @邶风


过了些日子,虹猫的嗓子恢复的七七八八。虽然说话还不是很利索,但好歹也能出声了。
这天,天气尚好,虹猫来了兴趣,拉着蓝兔不由分说地说要出去逛逛。
蓝兔一边任由虹猫拉着一边颇有些担忧的道:“你嗓子才有些好转就出去逛,万一又失声了怎办?”
虹猫回头朝蓝兔宽慰似的笑了笑,说:“虽然玉、蟾宫的风景很美,但是、这些天一直待在宫里多、多少还是有些烦闷的。”许是刚恢复声音的缘故,虹猫咬字特别慢,但还是有些许的磕巴。
蓝兔秀眉轻蹙,抬头望了望天空,心下思肘着要不要吩咐下人带一件披风。
两人一路无言,只见路越走越偏,路也有些陡峭起来。蓝兔耐不住心下的好奇,出声问道;“虹猫,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虹猫神秘一笑,回答道:“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闻言蓝兔便老老实实的跟在虹猫身后,不在出声。不知走了多久,虹猫终于停下脚步,蓝兔一个没留神撞在了虹猫的后背上。
“虹猫你没事吧?”蓝兔一边揉着被撞疼的鼻子一边关切的问道。
虹猫笑着摇摇头,指着前方说道:“没事,只是目的地到了。”
蓝兔顺着虹猫指着的方向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海。红的、紫的、白的、开的好不旺盛。
虹猫笑着道:“喜欢吗?这处地是前些天逗逗采药时发现的。”
蓝兔笑着点点头,道:“喜欢,很漂亮!”
“喜欢就好,现在你终于开始笑了。”虹猫似放下心头的石头般说道。
“恩?”蓝兔不解的抬头望向虹猫。
“这些天你,一直愁眉愁眉苦脸的。我,我看着很是心疼。”说着虹猫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现在你终于笑了,那我便就放心了。”
蓝兔一脸呆愣,别过头强压下心的一丝悸动道:“多谢挂心。”
虹猫轻笑着,眼波流转,好不吸引眼球,但此处只有二人,不然其余五剑必然会好好调侃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空气中突然响起了虹猫的声音。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8水柳   梗:怀疑


日光渐渐偏转,少侠的声音越来越流畅“然后就没有事啦,蓝兔,别担心。”   
蓝兔唇边本来就很浅的笑意消失了,把头偏向一边,看向远处,不再看虹猫,沉默一会儿,才有些生硬的说。
“我其实一点都不想知道。”
虹猫整个人都僵住了,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无助的,站在原地。
蓝兔转身向不远处走去,他想伸手拉她,手伸出,顿了顿,又缓缓放下。
“蓝兔……”
不知是不是嗓音还未恢复,出口的声音太过颤抖,像是乞求,像是讨好,像是道歉……
……总之,就是不像虹大少侠的口气……
分明是做错事的孩子的的语气。
蓝兔走到一处花丛 ,漫无目的的摆弄花草,轻轻开口,仿佛自言自语,却是虹恰好听到的音量。
“我不想知道,不想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你会伤成这个样子,我怕我知道了会自责,会难过,恨自己没用,不能在那个时候陪着你……”
“……而且……你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了事情经过……”蓝自嘲似的勾勾嘴角,“与其让你因为我担心你而骗我,还不如我什么都不知道。”
虹猫:“你……生气了。”
“怎么会呢,你是七剑之首,是我生死相托的‘兄弟’,我堂堂玉蟾宫宫主,冰魄剑剑主,这点气量怎么还是有的~”
看到虹猫还在那边木着,蓝兔有些失望,心想,果然他还是瞒了自己不少,不如今天就先回去,了解当天事情的真相再从长计议……
虹猫一直注意着蓝兔,见蓝兔面露失望,心里一紧,感觉再不抓住就要失去些什么 ,不顾自己身子还未恢复,纵身一跃到蓝兔身边,紧紧拉住蓝兔的手:“对不起……我不该瞒你的……我只是怕你更担心我……我下次……”
“还想有下次!”蓝兔秀眉一挑,佯怒道。
“没有下次了,我保证……”虹大少侠摇着尾巴保证到,生怕被抛弃……心里默默盘算到底哪里出了纰漏……
朝夕相处,蓝兔对虹猫的心里表情早就了解透彻,知道他根本就是在哄自己 ,再有下次,他也是一样的。
“罢了罢了”
能看他安然的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已经很满足了。
蓝兔抽出手,正要开口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被紧张的少侠一把拉在怀中。
“我是认真的”少侠的声音有些沉……
“我也是”宫主的声音有些小……
我知道我们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那也没关系,只要你愿意,不论生死,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们一起面对。


——————全文完——————


创作团队:1234567
群号码:318833514

【跳逗】填个词回报二位?

#每月一词,丢人现眼系列伸向跳逗的魔爪,新手请多指教,励志填满虹系七首歌,目前还剩五首w

#【青玉案】取自辛弃疾诗词,原曲《长安不问》/《五月雨恋歌》

#第一段和倒数第二段概述虹明护法失踪后的神医,最后一段大概是护法听后的反应x跳逗对我来说啊,是最可能也最不可能的一对。

【青玉案】

兀自叹 深更晚 遥看千树覆彻寒

前路难 何以堪 凌越阑干待终还

缠丝乱 玉壶转 凤萧声声舞华灿

心结散 锦瑟年华互耽 悠悠岁月绊

 

忆畴前 寻医山坳 踏尽秋瑟萧

灰衣现 路遇转角 扬尘青石道

运筹间 云霞偠缈 薪苏燃百挑 

鼎炉烬煨 风举衣袂 药香遍野飘

 

雨打青衫伏霖淖 一别再缘助君昭³

星旗舞 电戟乍现 冤仇终得报

血雨腥风同并肩 双龙在天抗墨烟

相嬉言 若无红颜遂赤练¹

 

折扇摇 玉冠俏 纵步入云万山眺

拂尘扫 鹤氅袍 悬壶济世亦夭矫

一梦醒 一梦隐 一梦浮生与君记

跨忘川 执手仗剑天涯 览尽山河辽

 

邪风厉 十年潜匿 清莲出淤泥

天悬壁 白练如依 亲故无归期

智对敌 妙语玄机 黑白定博弈

风雪将息 苍山沈谧 温酒话孩提²

 

黄石归雁振翅飞 穿云弱水冰鸾坠

择杏蕊 妙手春回 细雨化慈悲

曾起断肠绕梼昧 遍及四方渐无畏

火海退 擎伞闲看东流水²

 

折扇摇 玉冠俏 青龙降魔光茁皎

拂尘扫 鹤氅袍 雨霁虹销花满潮

今生缘 今生错 今生初醒恰年少

忘春藻 只愿农桑隐驻 江湖难自扰

 

兀自叹 深更晚 遥看千树覆彻寒

前路难 何以堪 凌越阑干待终还

缠丝乱 玉壶转 凤萧声声舞华灿

心结散 锦瑟年华互耽 悠悠岁月绊

 

余香袅 扇藏笑 柸中茗叶话今朝

阑珊落 仍桀骜 陈年旧事身后了

来世因 来世果 来世终归属渊浩

共蓝桥 盛世太平不误 月下枕良宵

---------------End------------------------------

ps:1.大意就是如果找不到媳妇儿我们就成亲吧

2.暗指鹿灵两位姑娘
3.两篇比较有代表性的跳逗文?《青霖雨》《十难再缘君》
 

 

【填词】茶蛋九九八十一?

#晚了快一个礼拜的五周年贺礼
#纯原创憋三天竟然让我塞出来了
#第一次填词不喜勿喷,建议不足欢迎提出,笔芯。

------------------------------正经的在下面----------------------------------
(To 2012)
树枯 元素坠九空
沧海遗珠随散风 
星移斗转何时终
世俗 新生锋芒渐露
初出茅庐熬寂苦 
聚首共辟盛世幕
(To 2013)
月下 饿狼目阴冷
满月当空 入迷宫
蝶翼煽动 失影踪
灵鲛 眼中墨珠攒动
往事痕伤平前路
仰天长啸震苍穹
百万辑 扬名书传奇
相依 长依 印记 铭记 
冥冥自天意 苦尽甘饴
(To 2013-2014)
初冬续辉煌
创奇迹腾霄直上
药奇毒瘾难挡
千重云上逐那皎白月光
自难忘 南山塔命锁交绑
初日升万物向
心远扬 携手齐心再迎风浪
(To exo-m)
龙跃壑 鸣吟着此生羁索
青光雷霆笙歌
鹿鸣呦呦 天晗 帝皇本色
白驹驮 长棍御前路妖魔
玉尘寒冰霜漠
历失得 白泽重生肩扛万千折
(To 2014)
覆寒 美梦不过一霎
故人未归伤离散
假意姻缘恶语枷
誓泯 来日了无牵挂
火光明灭谁喑哑
双生凋败各天涯
(To 2015)
启航 灰白渲成画
铅华尽后 霓虹踏
耳畔是谁 轻唤她
逃离 异形 迷终难答
黄金为壁 流星洒
大梦初醒 镜中花
流言溃 携荣誉奠泪
重启 再启  肆意 恣意
银海为君辉 约定不悔
(To 2016)
神赋一朝无 化魔魅为情所缚
倾尽今生作赌
娇樱浅驻怎敌三世栖梧
遇眛妒 权当他蜉蝣撼树
谈古云后浪扑 前浪矗
山巅虽孤俯瞰万物
(To exo-k)
七年候 穷此生竭力守护
痛噬骨 仍不舍
璀白光灼 贤彦 不畏污琐
浴烈火 凤翱九天共灿错
蜕青涩 棱角磨 疾风过
撼动山河却留途秀色
(To exo-l)
结缘共花路 初见即难忘江湖
纵任时光停驻 念念不忘再遇眉眼如初
坚守着 坚守后哪怕不得
年少心漾银波 瞳闪烁 誓挡万千祸
(Thanks everyone)
往事如烟过 是非错自有定夺
忆那年初春歌 一腔热血 梦想并行洒脱
路坎坷,难了灭我的执着
愿初心 不虚堕 不缄默
盛世不落 拥你王者
那银色 点缀着繁花琉珀
佳绩实至名得 何必攀我到头一无所获
岁月间 五年颠沛已流过
无惧破蜚评 破横祸 泪水沉淀成册
唯愿 行星天长地久永不落
End
ps.用白泽代替了独角兽,有人说是一样的,也有说不一样的,这是个bug。
羁索:客居孤独    灿错:色彩缤纷   贤彦:德才具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