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同人不留名

海角逢春,天涯为客。

【跳逗】草木不知

>戊戌小记 解禁文 节气立春

>文/我

>人怂志短,不喜勿喷。

>感谢四月大大给改动润色的几处。


岁暮天寒,新年降至。道道锐利的冬风划得脸颊生疼,冬衣潮湿厚重与外头刺肤透骨的寒流甚是相配,望向斜上方耸立在青松白桦间的青龙门,青衣小童负手学着大人的模样叹了口气。湘西的季冬孟春比起北国着实无聊许多,似是将精力悉数放在冻人这一“学问”上,所以湖面那层连落叶都承受不住的薄冰以及触地即融的冬雪也就不足为奇了。

今日立春,他早早起来从山后小径溜下去看村民们庆祝春归的盛况,回来时才发现昨夜飘下来的雪已然在几个时辰内融化再凝结成冰,归家的青石阶怕是走不了了。小童撇撇嘴,亏他昨日夜读结束后还满心欢心地写了一篇雪赞,如今却被自己笔下所赞之物绊住了脚。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耳畔传来几声熟悉的鸟鸣声。他以为是阿爹的鸽子小二前来寻他,循声望去,没想到道旁枯树上竟落着一只除颜色外与小二别无差异的鸽子,绿色尾羽在颓废的枯黄中格外显眼,似可嗅一丝春时专属的盎然。青衣小童抬头围着枯树绕了一圈儿,见鸽子仍是气定神闲地立在那里便轻声问道:“你可是小二的朋友?”话音刚落,他突然右手攥拳砸向左手掌心,应是想到了什么。

小四见他捡走树下一块大石头上湿漉漉的落叶,退后几步再向前助跑转眼就轻松跳上和他差不多高的的石块,又借力蹦的更高,即使裹在厚重的棉衣里也丝毫不显笨重,回过神来时他早已攀上临近的枝干,正稳当地站在上头朝这边挥手。 “我带你回青龙门!”说完,足尖轻点又向前方一枝去了。

青光家的弟子果真在轻功上都造诣颇深,小四这样想着。雨花剑主今日遣了灵鸽小四传信与其他六剑,第一站便选在了青光剑主的青龙门。

“爹!娘!有客人来了!”男孩跳上围墙朝着院内喊道,他同绿尾鸽子嬉闹了一路却也不倦,只是腰间玉佩系着的红穗子有些杂乱。

等等,这孩子都不走门的吗?

绿鸽随他左拐右拐终于拐进一处院子,青光剑主夫妇携青尾鸽子正在门外候着。见到父母,小孩连忙整理好衣衫恭敬唤了声爹娘,与刚才穿林爬墙的那位简直判若两人。

“小四,可是雨花殿出事了?”青光剑主快步领着两只鸽子进了房间,剑主夫人亦牵着儿子的手跟在后头。

“爹爹,逗叔叔可是出事了?”小孩问道。

“前几日还说着自己要做闲云野鹤,怎地又关心起他人来了?”

“小四聪颖,逗叔叔又常给我送鸡腿吃,爹爹常说知恩图报,跳儿自然关心。”

信中应该藏了什么好事,使青光剑主原本皱紧的眉头现下舒展了许多,他将信纸搁在桌子上,又招呼跳跳至身前。“跳儿,你逗叔叔家昨日新添了一位小雨花剑主,你又多了个弟弟啦。”青光剑主郑重地拍着跳跳的肩,眼里是藏不住的喜悦。听说最近江湖上又有坏人作乱,几乎每日都有重要书信送上青龙门,跳跳还真是很久没见父亲像今日这般开心过了。

“小雨花剑主的生辰离立春这样近,也是个好兆头啊。跳儿你说呢?”剑主夫人抬手轻轻摘掉爱子发上落的几根松针。

幼时的跳跳觉得春天总是一本正经地早早宣布自己的降临却又藏在薄雪之下迟迟不愿露面,哄骗得众人披着棉袍又是撒豆又是啃萝卜的好不热闹,凭她额间的迎春花钿多么亮丽,又或是柳叶般的弯眉如何妩媚,终是不妥。不过跳跳还是朝母亲赞同地点点头,他觉得逗叔叔这么好,这位弟弟也一定惹人喜爱,必然比那个光说不做的春姑娘好上许多。

想着想着,他感觉自己现在特别喜欢小雨花。

“春到人间草木知。逗威信中还说,昨日六奇阁的草都已经冒尖了。”青光剑主从桌下抽屉里拿出一个青瓷茶碗,边为两只鸽子添上清水边意味深长地说道:“春天要来了”。

世上从未有绝对的安稳,他只希望最后一位七剑传人的临世就像这韬光养晦的时节,立春已至,又谈何等不到春暖花开柳亸莺娇的光景。

不过这些心思跳跳不知,草木也不知。他看正厅桌台上摆的金瓣水仙开的正好,便挑了一朵自认为最好看的举到父亲面前:“爹,这是我给弟弟的礼物,麻烦小四带给弟弟。”

“还真够大方的,以后山高路险也得好好护着弟弟。”

“跳儿知道了。”

“等等,爹,你还没说弟弟叫什么呢。”跳跳决定要牢牢记住小雨花的名字,并且在见到他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却没想说完就被自家父亲刮了鼻尖。

“你倒心急,起名要等满月当日由逗叔叔宣布。”

“那爹你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

唇边仍留着阿娘包的春卷的味道,那天夜里跳跳梦到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婴儿,眉眼很是清秀,穿了水色肚兜,耳边别着一朵金瓣水仙,咿咿呀呀不知在说些什么。他想伸手去抱他,可是那婴儿却对自己腰间的玉佩更感兴趣,跳跳索性将玉佩摘给婴儿把玩,趁机搂住这软软的雪团子在怀里。过了一会儿,团子看够了玉佩便看起玉佩的主人来,或许觉得这小哥哥长大后必定风流倜傥,所以攥着他的衣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又过了很多个立春。明艳的日光洒进屋内,描摹着床上男子颇为惊艳的面容,应是被光线刺得不适,他微微偏头,慵懒地睁开一双珀色眸子。窗边细小的尘埃沉浮在阳光下,小几上放了一盆金瓣水仙,床边摆着他日常穿的青衣、一把折扇、以及发冠和青光剑,甚至还贴心地留了把梳子。

当了这么多日婴儿,所幸除了绾发手法有些退步其他都还记着,穿戴整齐的跳跳捞起床上的净元珠后推开房门。至于那个梦,结局很简单,小时候的他格外期待三十天后父亲带着小四的书信来告诉他小雨花的名字。

可他爹娘并未活到小雨花满月。

木屋外,粉衣少女怀中抱着三个小婴儿坐在秋千上看檐下的白衣男子如何挂燕子窝,见他出来只笑着招招手,又指向一旁的板凳示意他过来坐。跳跳顷刻便会意蓝兔的意思,眼珠一转,向她打了个屋顶的手势便兀自溜到屋后。

于是在虹猫少侠沉迷于鸟窝搭建的时候,身侧突然传来一声:“七剑之首好久不见啊!”,紧接着是一张久违的成年版青光剑主放大的脸。虽说七剑胆识过人,不过这么一吓连虹猫都缓了好一会才回了句:“好久不见。”心想要不是神医那边快相思成疾他应该最后一个复原青光剑主。

见对方面上惊多于喜,趴在房顶的青光剑主撑着脸佯装失望道:“少侠难道不想我吗?”

“我要是真不想你就该等十几年后让你叫我声叔叔。”虹猫布置好燕子窝后便也翻上屋顶,朝着跳跳行了个郑重的抱拳礼:“欢迎回来。”那人亦回礼。又过了片刻,虹猫察觉到跳跳开始心不在焉了,目光游离在房屋四周,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和前日的神医一样,什么不在找什么。

沿着竹屋门前的小径一直走,会路过片芦苇塘。干枯颓靡的苇杆随处可见,修长的穗子熬不过寂寥已经从底部滋出气馁的黑褐色,旁边还夹杂着几根同寒风负隅抵抗的菖蒲。傍水腐草间,蹲着个灰衣道袍的少年,他似是忽略了身旁几乎要被吹走的医书,痴痴望着脚下被踩平的枯草出神。

一年前,立春前一日,他拽着闷在药材堆里的他下山和五侠庆祝生日,因为一些事情跌入不老泉变成了小婴儿;一年后,立春前两日,他在自己生日那天恢复原状,看着床上抱着净元珠玩耍的四个婴儿,他发现自己的法子好像又出了差错。

“我算个什么神医。”逗逗将脸埋进膝盖,思量着该怎样面对虹猫蓝兔和四个孩子。细细想来是他及时扯回了在谈婚论嫁边缘试探的奔雷紫云还顺手给欢欢添了个比他小些的玩伴,并且成功错过父母去后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青光剑主和雨花剑主的事因着身份与性别的缘故对外嘴硬对内心照不宣了好多年,除了六剑便无人知晓。前年中元放河灯时,逗逗见跳跳在荷花水灯上书下草木不知的愿颇为好奇,于是问询来由,本想着还能刨根问底打趣一番,却又生生就着鸡腿咽了回去。

盈盈水灯托着烛光点亮大半湖面,最后流向天边不知处。“我爹曾说,春到人间草木知,草木是最会洞悉万物的生灵。”他拾起一片树叶置于掌心,细细端详着。 “人言可畏,若想人不语,先须草木不知。”跳跳轻吹一口气,那叶子便飘远了。

天光倾射,塘内涟漪澜滟沉浮着细小的光点,伸手碰去却无一丝暖意。灰衣小道士曾见过许多荒诞之事无稽之谈,条条框框又互相矛盾的规矩将世人禁锢,使他们晓善恶知对错,到头却无人能解释何为善恶对错。人世繁华糜缛,逗逗小声叹息着,“我早该用药迷昏他扛回六奇阁的。”

“我觉得可以。”有人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气息吐进耳廓格外敏感,惊得逗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竟不知身侧何时多了个人。

一个霞姿月韵手持折扇此刻正满脸笑意看着自己的人,一个前日翻遍古籍以为再也寻不见的人。神医逗逗觉得自己脑中有什么东西顷刻间分化瓦解,眼眶一热的他赶紧背过身去,只留衣上绣的太极图对着跳跳。

“生辰快乐,小神医不会嫌我晚吧?”逗逗被人从身后拥住,对方还在他耳边不安分地吹气。他咬紧下唇希望自己可以清醒,再清醒一点,不过那确实是具有温度有呼吸的躯体,甚至能感受到一颗炽热的心脏在有力跳动。

“晚死了。”他扬起袖子擦干即将从下巴滴落在胸前的液体后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顾自地转过身去,问道,“那你怎么变回来的?”逗逗的声音还是微微发颤。

“人家净元珠一下把咱们都变回来也是有压力的嘛,歇两日便好了,虹猫没和你说吗?”

“说了啊,本神医只是在此地采药。”采什么药,逗逗觉得自己陷进了一个无底大坑,他挪远了点,从怀里掏出一本医书放在地上。

青光剑主看着眼前别扭的人,也没有揭穿,他想他想得紧,经此小别怕是自己得日日粘在他身边了。“今日来的仓促,未曾准备贺礼,还麻烦神医大人收下此物。”说完,他解下腰间的玉佩放在逗逗手中,“你小时候特别喜欢这个。”

前日恢复时逗逗也曾记起一个小时候做过的梦,关于他强吻青衣小孩的故事,然而那拥着小雨花的孩子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轻啄自己的额头且一路向下。“你现在簪花的样子比小时候好看多了。”他一摸耳边,果然别着朵水仙花,还未等发问,登徒子的唇瓣已从眉间滑落至自己鼻尖。

“以后有的是时间和你说。”

“那个,万一......”逗逗虽面颊滚烫却仍有几分理智,他的顾虑仍在那里:人心至毒,人言可畏。

青光剑主瞥向周边卧倒一片的杂草与僵硬空洞的芦苇荡,放心地吻下去。

“嘘。草木不知。”修长的苇丛隐去二人踪迹,辟出一片与世隔绝的方寸天地。

只有眼前人才能尽入他们的眉眼。


最后的瞎哔哔:

解禁的都发了,没有存稿了,难受。

下一篇应该是Seven-Sword知乎体2


评论(5)

热度(55)